爷爷去世了。 从去年十月底开始他断断续续生病算起,短短几个月就迎来了最终的结局… 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,奶奶承担了绝大多数的事情。爷爷不但没分担什么,还做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,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造成了我遥远记忆中最激烈的争吵…那段时间她甚至打算轻生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 …

夏天带小万万去过几次临港海边,他总是在泥浆和浅水中玩得不亦乐乎,忙着挖沙坑和追赶螃蟹,来的时候不肯来,回去的时候不肯走😂。 我和小羽每次都会感慨,上海人民似乎只能在这样的地方寻找海边的乐趣,小小的海滩散布着好几千人,车停满了附近的小路。但转念一想最近的蓝色的海在大概在嵊泗,先开两小时车到洋山港,再坐 …

走り続けては散る 僕らの御霊(みたま)は 我们的灵魂 不断奔跑飞散 夜空 彷徨(さまよ)う 彗星のごとく 如同夜空中流浪的彗星 Kaname【涙目爆発音】 最近很忙,发生了很多事,想写文章却一直打不起精神,大概是因为冬日万物萧瑟。 直到有一天看到天文馆的张瑶老师发了个朋友,转了一篇天文馆公众号的科普 …

8月14日,经历了阴雨,我错过了英仙座流星雨的极大值。好在英仙雨的流量比较稳定,极大值一天半之后依然有ZHR40+。决定去碰碰运气,即使没有流星,拍个银河也是极好的。 张掖附近虽然能拍星的地方不少,但丹霞、平山湖峡谷、黑水国遗址,这些地方都被大佬们拍过了。祁连山虽好但保护区我进不去,其它地方尚未探 …

家后面有条河,东西走向稍有偏差,每年的春分前和秋分后太阳都会在河面尽头落下,大概就是10月底和3月初。 像我这样观察能力不强也没什么天赋的摄影师,拍来拍去就是大头照、背影、虚化战士。在微博/ins/小红书上找一个样片,然后模仿着拍,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没意思。 这次来点特别的😄,这是作为天文摄影师的传 …

最近爷爷奶奶、小羽、小万万还有我,一家人都病了,心力憔悴。不过也碰到了让我会心一笑的事。 有一天,“寻星客”的Terry大佬加我微信,通过后发了一张我拍摄的新智彗星照片,说是它在比赛中排名靠前,有可能获奖,想跟我确认一下个人信息😂。 这张照片把我拉回了2020年,拍摄它的经历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,当时 …

用Vultr东京机房已有几年时间,一直觉得速度还可以,偶尔连不上。直到8月改用了HUGO,有段时间忘记改CDN的指向,才发现原来现在这么慢…不挂梯子经常连不上,HUGO构建后用rsync同步也经常失败,让人难以忍受。另外,VPS的费用是每个月5刀,对于我这种完全没有收入的Blog来说是 …

之前听别人说幼儿园是个"毒窝",我想着小万万胃口好,抵抗力还算可以,又接种了几乎所有可接种的付费疫苗,应该没那么容易生病吧。结果托班上了两周,小朋友们几乎没有一天是满员的,他渐渐适应,一切刚开始走上正轨,我就被打脸了。 周一回来有点流鼻涕,周二请假休息一天,打算先观察观察。到晚上 …

8月13日的英仙座流星雨已经有好几周了,期间挺忙的。准备考试、去看了小万万的幼儿园、开家长会。没错,他上托班了。为了调整他的作息每天一起早早睡下,怎料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🤣。 缓慢地把照片整理、修饰、导出,2023年的夏天已经过去,今年没有稻田、没有海滩。取而代之的是土丘、荒滩、玉米地、牛栏、小院,还 …

最近把Axis Blog从Ghost迁移到了HUGO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完善与小修小补,总算是接近尾声了,顺便还整理了图片、博文和评论。发现有些评论没及时回复,真的抱歉。 slug调整 Blog建立初期,写了就发,完全不知道slug这回事。Ghost的默认行为是将汉语的标题转换成拼音并且用短横线分隔作 …